2015-08-01

我的時光機


Taipei - Kuala Lumpur 

恍如隔世的滋味,就是當你回來之後,腦袋又要更新上次離開時的資訊。
像是機場往回家方向的路上多了一棟購物廣場
走了十幾年的路,兩旁的樹又少了
回到母校,多了幾幅好看的壁畫、畢業時的小樹長成了大樹
圖書館從頂樓變成底樓,甚至從“博物館”氛圍變成“咖啡館”情調⋯⋯




你好嗎——生活過的怎樣?還想再聽一首嗎?








我想 飛機應該可以稱作我的時光機
讓我穿梭來回兩個不同的世界
有時覺得自己正在流浪
有時覺得自己回到避風港

有時會忽然覺得彷彿流浪在海角才是家,躲進避風港變成一種流浪。



在台灣和馬來西亞的來去中
我領悟了人對於生活是有一個適應的時間線的
過了那個所謂「習慣」的界線
就會把自己歸納在新的環境裡面



問了一個從美國回來的朋友
想知道她是不是也一樣有這種奇妙的感覺
果不出所料
我們都覺得坐上飛機之後前往的地方
與身後逐漸遠去的那個地方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這不僅僅是不同語言和文化的差異
也不是指地理上社會上的差距

那是一種恍如夢醒的感受



抓不住時間的手 所以怕抓不住你的手







回來一個月了
假期那麼長
我的每一天卻一陳不變的度過
沒有當初想像的美好假日
只有日復一日的工作
睡飽天亮上工
天黑放工回家
有時間的話可能看看電視
然後又上床睡覺
天亮了重複昨日的生活






是啊 我也不能指望現在能再像從前一樣任性的享受著無業遊民的日子
生活啊
總是提醒我不再是個孩子
沈默的看著周遭的那些人 紛紛長大 變老 離開
我們什麼也做不了


暫時是無法像以前一般自由的去唱了吧
只能頂著一雙惺忪睡眼坐在床上對著筆電打者無奈的日誌
保持安靜

回國的生活一直保持安靜。





我好喜歡這張照片,覺得倚靠在矮石柱上的牌子和大紅花好像一種愛情(自己講)






























生活不能太多重複 不能太多規律
因為害怕忘記原本的自己

所以常常要翻開手機的相簿溫習
那個在政大的我
那個在唱歌的我
那個在芙中的我

那個
看起來不怕受傷害的我。



















這裡還是一貫的寧靜啊,如往常一般,可以讓我得到我要的能量。
生活爛渣傾吐完畢,又要整理心情,等待新一天的睜開眼睛上工去。








啾咪





























好想寫出讓自己解除不安的詩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