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5

你真的會記得嗎



回來了 
回到這個網速超慢的國家
回到每一餐都可以辛辣的地方
回到可以窩在沙發看一下午電視的家
回到不用顧慮旁人可以大聲唱歌的午後時光
回到沒有冷氣只有開到最大號的風扇在轉睡覺還會睡得汗流浹背的房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憶好像堆疊的石子一樣  
它們堅不可摧,卻無法承載太多。







長大以後,
坐飛機再也不是一件無比快樂的事。
反而,我會開始恐懼這樣奇妙的移動方式
我極其害怕墜落————
就像這兩年頻繁發生的那些。好不想講。














出國留學一直以來都是我嚮往的事
直到我終於實現了這件事
才真正明白夢想本身就是一種冒險

這段長達五個月的旅程就此告一段落
大學生活過完八分之一
菜鳥依然菜鳥
但菜鳥已經是一隻會連跑帶飛的菜鳥了



回到家裡已經一個禮拜
在家就是沒有餓的一刻、也沒有冷的一刻
總之在臺北的所有感受都飛到九霄之外

熱到出汗的感覺實在是太親切了
每天下午都會被熱到很想睡覺
午覺醒來總是大汗淋灕
今天難得午覺醒來想活動活動筋骨(十足豬八戒的生活)

中學還沒畢業時
每年大放假從宿舍搬回家裡一定會有一堆很垃圾的垃圾
每一年都會增加一袋又一袋 一箱又一箱
堆積在樓上的小客廳
時隔兩三年光陰
這些東西蓋滿了塵
一件一件翻開來看的時候
我真的被時間的力量給震撼了









21.01.2015 花蓮七星潭
湛藍的太平洋讓兩個女孩很震撼,也很感動。
波濤洶湧的浪,其實跟“時間”一樣,
就是一直在怒衝的概念。

















那時候,我每個星期都能回家
每次回家的車程也只要四十五分鐘不用一個小時
那張被簽滿家長和舍監名字的寄宿卡
還貼著我很醜的校服大頭照
天哪 !   現在看著,
竟然覺得自己以前很可愛。(Ok Fine)

那時候,我們喜歡用字條來傳遞信息
不用whatsapp 不用wechat 不用messenger 不用line
只要一張小小的廢紙
反過來背面空白
就能填上想說的話
無論是正式的、學會團體的活動通告
還是私人的、幫別人轉告什麼小事的便條
很多很多的黃色的紙白色的紙綠色的紙
以前想要丟卻不捨得丟
兩三年的時間過去
泛黃的便條讓我更不捨得把它們丟掉
就統統把它們塞進文件夾裡面
讓它們繼續泛黃、繼續增值、繼續珍貴⋯⋯

那時候,生日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住宿舍的我們喜歡在晚上九點自修結束後去食堂吃生日蛋糕吹蠟燭
有事沒事都要有很創意的生日驚喜
明明就已經穿幫的計劃
卻還是很溫馨很快樂
那些小小的祝福
經過時間的推磨
成了大大的感動

那時候,復印的筆記和備考的習題很多
我們只能不停添購回形針和文件夾
把所有的煩惱都放在一起
那些夜晚的挑燈夜讀因妳們的陪伴而值得回味
房間的燈熄了但書桌的燈還亮著
直到三更半夜都不願意放棄不爬上床休息
突然好想念那個溫習到不停打盹的妳
每次在考試前夕給我高數速成補習的妳
嗚嗚嗚
好想念那個六人房間
雖然小小的卻裝滿了滿滿的溫暖




我想時間對我做出的改變不一定是壞的
至少我現在很獨立
不再害怕一個人睡的夜晚
雖然我還是要亮著燈才睡得著
雖然還是會胡思亂想和以前一樣
不過那些稚嫩的眼光已經不再
我好像學會怎麼寬待這個世界的複雜
就像搭捷運的時候
我總是會去觀察不一樣的面孔
有時表面上滑著手機
但耳朵還是在聽著周圍的聲音
那個遙遠的城市有各種各樣故事
每天不停在上演

而我的,
也是。




她心裡還住著以前的自己,只是住得比較深處而已。












心裡的女孩問妳,
妳真的會記得嗎?

當妳離以前越來越遠的時候
當妳越來越接近未來的時候
妳會記得最初的自己嗎?




那個19歲的我在台灣
用旅者的步伐走向我想去的每個地方
用遊子的眼眶捉住繁華城市寂寞的光


此刻就快20歲的我
回到最初的地方
即便熟悉的景象隨著時間變化得你快要認不得它
但和我們一樣在成長的它
那顆赤子之心
依然那麼純粹 那麼自由 那麼坦蕩
它會和我一樣,
依然守在原地不曾離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20150205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兩個人在一起原來只需要一種感覺,
我用好久才學會。



還要感謝上天讓我遇見你
回去    回來    一切有你在

有些話不需要說出來
心裡早已明白

讓時間證明
這個遇見是對的
這次我要狠狠的說

我不信命,
我只信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