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1

我的時光機


Taipei - Kuala Lumpur 

恍如隔世的滋味,就是當你回來之後,腦袋又要更新上次離開時的資訊。
像是機場往回家方向的路上多了一棟購物廣場
走了十幾年的路,兩旁的樹又少了
回到母校,多了幾幅好看的壁畫、畢業時的小樹長成了大樹
圖書館從頂樓變成底樓,甚至從“博物館”氛圍變成“咖啡館”情調⋯⋯




你好嗎——生活過的怎樣?還想再聽一首嗎?








我想 飛機應該可以稱作我的時光機
讓我穿梭來回兩個不同的世界
有時覺得自己正在流浪
有時覺得自己回到避風港

有時會忽然覺得彷彿流浪在海角才是家,躲進避風港變成一種流浪。



在台灣和馬來西亞的來去中
我領悟了人對於生活是有一個適應的時間線的
過了那個所謂「習慣」的界線
就會把自己歸納在新的環境裡面



問了一個從美國回來的朋友
想知道她是不是也一樣有這種奇妙的感覺
果不出所料
我們都覺得坐上飛機之後前往的地方
與身後逐漸遠去的那個地方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這不僅僅是不同語言和文化的差異
也不是指地理上社會上的差距

那是一種恍如夢醒的感受



抓不住時間的手 所以怕抓不住你的手







回來一個月了
假期那麼長
我的每一天卻一陳不變的度過
沒有當初想像的美好假日
只有日復一日的工作
睡飽天亮上工
天黑放工回家
有時間的話可能看看電視
然後又上床睡覺
天亮了重複昨日的生活






是啊 我也不能指望現在能再像從前一樣任性的享受著無業遊民的日子
生活啊
總是提醒我不再是個孩子
沈默的看著周遭的那些人 紛紛長大 變老 離開
我們什麼也做不了


暫時是無法像以前一般自由的去唱了吧
只能頂著一雙惺忪睡眼坐在床上對著筆電打者無奈的日誌
保持安靜

回國的生活一直保持安靜。





我好喜歡這張照片,覺得倚靠在矮石柱上的牌子和大紅花好像一種愛情(自己講)






























生活不能太多重複 不能太多規律
因為害怕忘記原本的自己

所以常常要翻開手機的相簿溫習
那個在政大的我
那個在唱歌的我
那個在芙中的我

那個
看起來不怕受傷害的我。



















這裡還是一貫的寧靜啊,如往常一般,可以讓我得到我要的能量。
生活爛渣傾吐完畢,又要整理心情,等待新一天的睜開眼睛上工去。








啾咪





























好想寫出讓自己解除不安的詩篇






2015-03-23

暈陀陀同學




睡夢中的穿越時空回到自由自在唱歌的那些日子,總是能滿足這顆城市心靈的不安和空虛。









彩虹眷村其實也沒有彩虹啊,可能是因為我覺得我已經擁有比彩虹還絢爛的東西。














默默無聞的
總是歌唱的


妳哼的是什麼歌
怎麼好像在哪裡聽過呢
怎麼好像在哪裡見過妳呢
心裡的女孩:我們一起,一輩子唱歌。




*************


四月就快到來
沒有人可以救贖的我們的家
就要被6%襲捲
隔著一片海洋
我想我只能努力讓自己還有飯吃就好

努力打工
不只是因為馬幣匯率越來越低
不只是因為爸爸工作有多辛苦
不只是因為需要買些什麼物質
我想我大概更多是要討個心安




難得這些天我不再像以前那麼有活力
想在這部落格寫些什麼紀念什麼

第一個二字頭的生日已經過去了兩個星期
不再是Teenager
maybe
心態也不能是少女了
是否開始要走入初老的輕熟?
所以你才不讓我那麼幼稚

















成年的廿一
近在咫尺

我突然覺得我就像一雙被久違的雨淋濕的白色帆布鞋
很固執的要這樣活
實際上愚蠢又狼狽

這種年齡的我如果要談什麼成就
好像也只有那個幸運到爆炸的十九歲值得提及吧



寫到這裡忽然就來了個地震
每次都被這種微微的震動震得頭昏
又再一次這樣一個人在房間
坐在書桌前聽歌對著電腦
外面天很黑然後就會忽然地震
總是這樣的忽然

事情總是忽然發生
恍惚的腦袋會無法即時調整

忽然我就變成暈陀陀同學





也許該怪我天生遲鈍天生笨
學不會把世界看得複雜
其實是不想讓我的一切跟著世界複雜
沒有能力將事情變得圓滑
活得像顆單細胞

妳一不小心就被刺破,
妳一不小心就被看破。





暈陀陀同學說她
總有很多狂想
應該是妄想

如果能讓容顏凍結在這一年
如果流動的一切都能被挽留
如果人類審美觀念可以顛倒
如果可以無限次讓時光倒流




  在網上看過一句話:
「唯有死亡不會死亡 唯有生命造就生命 這就是生命的奧妙」

永恆究竟是什麼我不知道 我想我們這輩子大概只有在最後一刻才會感受得到

為甚麼我總會在這種年齡交替的時候感覺到滄桑
好吧也許該說是我從未停止過思緒的滄桑



























我好喜歡高高的天空
高高的就好像高高的你
抬頭看一眼就可以看見臂彎裡閃亮的眨眼的一顆一顆的星




說到星星





20歲了還沒看過流星
要許願也不知道該許什麼
偷偷告訴你吧
我每一年生日都一定會許說
『希望明年生日還有人陪我過』

我是真的那麼害怕一個人嗎



今年生日第一次自己跑去旅行了
不對
是兩個人的旅行
但也是第一次自己想要帶著自己出走
這樣雖然很對不起想在我生日時候找我的朋友
但也是個很新鮮的體驗



今年的生日許的願望也不過如此
希望健康
希望平安
希望
希望許下了願望就不會讓我失望




其實你要慶幸我對你依賴
其實你不知道我的某些勇敢都來自于對人的不信賴
其實我自己也快要對自己無法信賴


是誰害我想要學著忘記流眼淚
是誰害我覺得如果能夠看見極光便死而無憾了呢
是誰害我把自尊拋在腦後把不安都釋放


被地震搖晃的腦袋 現在真的不知道本來要寫些什麼
好了這就夠了
可能其實這些就是心裡想說的全部呢








































沈貝芬亂七八糟的書寫完畢,
現在請提起勁去奮發圖強的賺錢。








2015-02-05

你真的會記得嗎



回來了 
回到這個網速超慢的國家
回到每一餐都可以辛辣的地方
回到可以窩在沙發看一下午電視的家
回到不用顧慮旁人可以大聲唱歌的午後時光
回到沒有冷氣只有開到最大號的風扇在轉睡覺還會睡得汗流浹背的房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憶好像堆疊的石子一樣  
它們堅不可摧,卻無法承載太多。







長大以後,
坐飛機再也不是一件無比快樂的事。
反而,我會開始恐懼這樣奇妙的移動方式
我極其害怕墜落————
就像這兩年頻繁發生的那些。好不想講。














出國留學一直以來都是我嚮往的事
直到我終於實現了這件事
才真正明白夢想本身就是一種冒險

這段長達五個月的旅程就此告一段落
大學生活過完八分之一
菜鳥依然菜鳥
但菜鳥已經是一隻會連跑帶飛的菜鳥了



回到家裡已經一個禮拜
在家就是沒有餓的一刻、也沒有冷的一刻
總之在臺北的所有感受都飛到九霄之外

熱到出汗的感覺實在是太親切了
每天下午都會被熱到很想睡覺
午覺醒來總是大汗淋灕
今天難得午覺醒來想活動活動筋骨(十足豬八戒的生活)

中學還沒畢業時
每年大放假從宿舍搬回家裡一定會有一堆很垃圾的垃圾
每一年都會增加一袋又一袋 一箱又一箱
堆積在樓上的小客廳
時隔兩三年光陰
這些東西蓋滿了塵
一件一件翻開來看的時候
我真的被時間的力量給震撼了









21.01.2015 花蓮七星潭
湛藍的太平洋讓兩個女孩很震撼,也很感動。
波濤洶湧的浪,其實跟“時間”一樣,
就是一直在怒衝的概念。

















那時候,我每個星期都能回家
每次回家的車程也只要四十五分鐘不用一個小時
那張被簽滿家長和舍監名字的寄宿卡
還貼著我很醜的校服大頭照
天哪 !   現在看著,
竟然覺得自己以前很可愛。(Ok Fine)

那時候,我們喜歡用字條來傳遞信息
不用whatsapp 不用wechat 不用messenger 不用line
只要一張小小的廢紙
反過來背面空白
就能填上想說的話
無論是正式的、學會團體的活動通告
還是私人的、幫別人轉告什麼小事的便條
很多很多的黃色的紙白色的紙綠色的紙
以前想要丟卻不捨得丟
兩三年的時間過去
泛黃的便條讓我更不捨得把它們丟掉
就統統把它們塞進文件夾裡面
讓它們繼續泛黃、繼續增值、繼續珍貴⋯⋯

那時候,生日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住宿舍的我們喜歡在晚上九點自修結束後去食堂吃生日蛋糕吹蠟燭
有事沒事都要有很創意的生日驚喜
明明就已經穿幫的計劃
卻還是很溫馨很快樂
那些小小的祝福
經過時間的推磨
成了大大的感動

那時候,復印的筆記和備考的習題很多
我們只能不停添購回形針和文件夾
把所有的煩惱都放在一起
那些夜晚的挑燈夜讀因妳們的陪伴而值得回味
房間的燈熄了但書桌的燈還亮著
直到三更半夜都不願意放棄不爬上床休息
突然好想念那個溫習到不停打盹的妳
每次在考試前夕給我高數速成補習的妳
嗚嗚嗚
好想念那個六人房間
雖然小小的卻裝滿了滿滿的溫暖




我想時間對我做出的改變不一定是壞的
至少我現在很獨立
不再害怕一個人睡的夜晚
雖然我還是要亮著燈才睡得著
雖然還是會胡思亂想和以前一樣
不過那些稚嫩的眼光已經不再
我好像學會怎麼寬待這個世界的複雜
就像搭捷運的時候
我總是會去觀察不一樣的面孔
有時表面上滑著手機
但耳朵還是在聽著周圍的聲音
那個遙遠的城市有各種各樣故事
每天不停在上演

而我的,
也是。




她心裡還住著以前的自己,只是住得比較深處而已。












心裡的女孩問妳,
妳真的會記得嗎?

當妳離以前越來越遠的時候
當妳越來越接近未來的時候
妳會記得最初的自己嗎?




那個19歲的我在台灣
用旅者的步伐走向我想去的每個地方
用遊子的眼眶捉住繁華城市寂寞的光


此刻就快20歲的我
回到最初的地方
即便熟悉的景象隨著時間變化得你快要認不得它
但和我們一樣在成長的它
那顆赤子之心
依然那麼純粹 那麼自由 那麼坦蕩
它會和我一樣,
依然守在原地不曾離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20150205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兩個人在一起原來只需要一種感覺,
我用好久才學會。



還要感謝上天讓我遇見你
回去    回來    一切有你在

有些話不需要說出來
心裡早已明白

讓時間證明
這個遇見是對的
這次我要狠狠的說

我不信命,
我只信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