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2

致那些『回不去』的


話說最近很流行throwback
也在這裡鄭重的獻上一些我真的很想go back的
throwback照

穿校服的日子真的非常舒服阿啊阿啊阿啊阿啊
現在才想珍惜
早就來不及~



-15歲-初三迪-2010-

-初三迪班的那年-
-2010-

-17歲-
-即將迎來SPM考試的高二年尾-
-2012-




我每一天都有股衝動想再穿著校服沖去學校上課
想念那個高度的桌椅
趴在桌上睡覺的感覺
不是在家裡就可以睡出來的!
是很特別的感覺,真的

還有那特別令人懷念的宿舍生活
一定不只是我 所有住宿舍的朋友
絕對都非常想念那些十點後的漆黑房間聊天南地北的時光
很多點點滴滴,只字片語說不盡

但我們都知道的
很多事情回不去了

曾經不懂愛情
然後就那樣和一個人在一起
他用情比你深
你自以為自己受他付出太多
也相對的學習對方等同的付出
但後來慢慢懂事
才明白愛情裡沒有公平

後來分過也復合過
再慢慢理解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最後走到終結
才開始懂得自己要的是什麼

以為是對的人
卻逐漸走進分岔路
發現兩人原本就是不適合

而如今聊得來的人
又總像是活在不同世界

我不期待什麼,
不想感到失望。
我知道還年輕,
還能遇見很多人。

不後悔曾經走進誰的生命,
只是依然內疚著把誰趕走。

但也因為經歷過這些、再遇上某些過客,才能學會。



很多事情會發生 不是我們能操縱
是不同年紀的自己
有不一樣的選擇而已
所以不需要太執著於那些遺憾
應該來的總會來的
要在一起的
終究不會被打散






我這樣一個十九歲的年輕女孩有什麼回不去的?
除了那個沒有iPhone、iPad、無邪的童年時光,
也就這些了。



讓我們都能幸福著,在各自的旅程快樂,
致—————————這段青春的過客。






-18歲-
-高三畢業的前一天/宿舍文化節閉幕晚宴-
-2013-


2014-04-20

恢復正常生活

我的部落格空了好久!
自從當了代課老師之後,
就沒有靜靜坐下來寫blog的時間了。

本以為會教到六月,可以過過教師節;
甚至以為能到八月,能玩個校慶運動會。



但就這樣,心情會被現實的變遷拉得忽高忽低。




三月假期開學後那星期的某一天,新老師突然來借課試教妖精班之一的J1J,就意識到我這個歷史代課老師大概也“時日無多”。
平時吵到像花果山水簾洞非要惹我火冒三丈河東獅吼的他們在那天竟然敢敢在副校長的面前給我全軍覆沒,即使不是我在上課,也真是非常沒禮貌超不給面子的。

事後我被通知大概四月中就可停止手上所有教學了,神的是,正好上段提及的那妖精班缺華文老師,所以會安排我去教他們華文,可能再給我詢問一個兼職某處助理的工作來補薪。

Ok,這樣我也大概有了一個心理準備。
反正遲早都是要來的嘛!

三月的最後一天,是個星期一,上頭又說安排了那位要來教統考歷史的老師去教華文,因為她是中文系的。
所以表現不錯的我也可以繼續做統考歷史代課老師,ok,而且還可以教到大概六月這樣。

無常的世界啊~

四月四日,星期五,學生替我那即將離職的另一位政考歷史代課老師朋友辦歡送。
在食堂看他們嘻嘻哈哈的吃吃喝喝,送禮物瞎胡鬧。
忘了是誰說:“老師,不用擔心,你走的時候我們也會做一樣的東西給你哦!”
我很無腦的回了一句:“我要走的話不會告訴你們的!哈哈。”
最後第二節上非常乖的J2B的課。
然後最後一節我沒有課,就在辦公室裡翹腳吹冷氣。
還有大概八分鐘就要放學下班啦!

結果就這個時候被上頭召見,說下個星期一新老師會來接我現在手上的所有班級。
我懵了一下,才大概明白什麼。
噢,原來。
就是說今天是我的“Last day”
星期六本來是有上課的,但剛好碰上清明特假,我這個last day就這樣提早了一天。
又說代課一班初一華文的事情校方還在考慮,因為那頭還有另一個可能的人選。
我是有點哭笑不得也竟然還有想要留在學校工作的念頭所以就脫口而出的問了,
那邊說可以替我問問有沒有助理工作的空缺,但不能馬上給我答案。
會那麼急的召見我是要我跟當時剛好已經搬到宿舍的新老師做交接工作。
當天下午完全提不起勁和幾天前約好的朋友看電影,笑的時候也不知道笑了什麼,訴苦的時候也不知道訴苦了什麼,罵的話也不知在罵的誰。

電影結束送了朋友後我收到信息,上面說了沒有助理位置的空缺,也暫時還不知是否需要我代課一班華文。

回家的路上我眼淚就崩下來了,心裡很是委屈。
想到當時母校缺老師問我要不要回來代課的時候,
我怕自己無法勝任,但最後也就想說試試,盡我全力能幫就幫。

照合約上寫的那句雙方可以隨時解除協議,叫我馬上停工我也就該照辦這是理所當然。
我當然也不想誤人子弟,既然有專業的老師來了,我也就可以卸下責任了。
現在我只是糾結,難道不能好好道別了再離開嗎。
我手上五班可愛活潑天真的妖精初一,三班性格各異的魔鬼初二,
就要這樣在心底說byebye了。
應該會有很多隻會嚇到吧我走得那麼突然,
想想我真的又沒有做錯什麼事。

當時說我要走的時候都不會告訴你們,
屁啦我連自己是last day了都不知道,
連自己要走了都還不懂,要說都沒法說呵呵。

所以這個時候,我想到說那一班初一的華文代課也很沒興趣了,
提不起任何力氣再擔老師這個責任,因為我真的不想再試一次類似不需要我的感覺。
不好受,真的。
是因為那樣的突然,讓人心碎。

就這樣啦。
關於那事情就交代到這邊應該也算完整的了。

過後那個星期,雖說什麼宿舍我還可以繼續住,也不會那麼急著要我搬走。
拜託,我也不想留在這傷心地了。
四月的第二個星期一和星期二,我回到學校完成拖欠的教案(誰叫我壓根不知道我那是最後一天教書,沒多餘時間寫了)還有進行交接工作。
雖然我不知道我的教案這東西到底還有誰要看,但就是想完成我所有責任,
把我費盡心血親手做的所有教學ppt、找的影片轉給了新老師⋯⋯
呼,希望這還能算是最後的付出。


清空那個曾經讓我覺得很孤單也讓我覺得好安寧的房間,
搬離那個曾經讓我覺得很寂寞也讓我覺得好自由的宿舍,
我回到家裡。

好不容易熟悉和習慣的事情終究還是要結束。
總結啦,
這三個月能成為你們的沈老師,我真的很光榮。
你們喜歡上我的課,喜歡我在說完一堆沈悶的歷史故事之後播的五分鐘小影片休息時間,就足夠了;也許你們不喜歡我那醜醜的字和兇兇的怒吼,其實也無所謂。

我真的很高興能認識你們,
讓我對00後有了新的想法。
真的。

依然,謝謝芙中。















————————————————————————————————






題外話,前天和同事出去小聚,提起傳言說學校內部有檢討我的案例。
嗯~真的,
我真的希望不會有下一個和我一樣心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