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28

還想再當爲玩樂而煩惱的小孩子

原來要訴苦 要抱怨 要發瘋 那麼難
什麼時候開始的
必須那麼淡定去面對一切
只能夠用一副懂得的樣子
去體諒 去接納 去忍受 
成長好像一早就被決定要我去迎接




我恨不得撕裂整個成熟的世界
真的很想一直窩在這麼安寧的日子裏面

經歷磨練才能更強
遺憾了還要去惋惜
把委屈藏起來
裝作我很知足
獨自面對思念殘酷
不讓任何人擔心自己
一定要過的很獨立活得看起來很好
心裡要有一個能裝心事和秘密的黑洞
流淚時候不能讓人懂
微笑要常掛臉上對人不能顯露真實脾性
無故的不快樂就聽歌
讓音樂來明白我的不安
不能任性的像從前總是要別人遷就自己
而且偶爾還要討好其他人是這樣嗎

這樣子走下去
就熬過去了吧
熬過去另一面的意義是
就習慣了對吧 對吧




如果
我就一直那麼沒用那麼無能那麼窩囊
一直當個未滿十八歲的臭小孩
想想也很不錯

就去承受這時候要承受的
這樣真的完全是好的嗎?
我再也不能做臭小孩了嗎


2013-12-01

在我心裡的回音







就算只剩下我一個人堅持著
我也想試試看

就算只有我一個人
我也要走出去








不能放棄
不能後悔
不能忘記
我的
初衷











我其實沒想太多
也不想去想那麼多


用那副軀殼自我保護
我不是逞強
我是在挑戰我自己
我一定要踏出去

說真的我從來沒理會誰說什麼
也還好
我就是那種很難聽懂
和我不同世界的人說的『意見』
我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所以——



這是我的方式
是我想要的
   存在的方式...




也許今時今日的我
並不懂什麼叫做
自我的態度
也許今時今日的我
根本就不了解現實的冷漠殘酷
也許今時今日的我
在你眼中就只是一個沒有經歷過什麼的
      小孩(?)



    可是,
 我不是作夢


我雖不懂現實社會是什麼
但我懂什麼叫做溫度
什麼叫做頭破流血
什麼叫做痛

我蓄勢待發

想要體會到底它的冷到底有多冷?
到底我有多少熱血可以流
到底它會讓我痛到一個什麼程度
我是不是會因為那一堆將至的挫折
那一籮筐所謂成長的疼痛而被徹底擊毀


我想到底我的極限在哪裡,
我只想知道這個。


我好像從來沒有害怕或是擔憂
假使只有我一個人面對新生活
我會如何

我只想過
我不能丟棄我的熾熱我的夢想
我的勇氣和我的那一份真
我很認真
我只是不想讓自己失望
雖然有時覺得自己很不好
從不試著了解其他人所謂的方向



而現在我也許已經不需要在乎這些了
只要提起勇氣
邁開大步走向前就是了

祈求上天保佑
我能夢想成真
我不能辜負現在這個我
我不能




原來我心裡的回音
不是別人
自己

——————————————